• “自動駕駛”将分為兩類

    行文至此,一直未對“自動駕駛”的實質做嚴格劃分。但實際上,特斯拉與谷歌對“自動駕駛”的定義截然不同。特斯拉所謂的自動駕駛是指“autopilot(自動導航)”,而谷歌的自動駕駛是指“self-driving(無人駕駛)”。那麼,這兩者之間有何區别呢?埃隆·馬斯克聲稱:“我喜歡自動導航這個字眼勝過無人駕駛,無人駕駛聽起來像是讓你們去做一件你們不情願做的事。而自動導航在飛機上也應用良好,我們應該将它用

    已讀 發布日期 2016-06-29 fmdjt

  • 關于智能化,豐田缺少海納百川的基因

    為何豐田章男可以在豐田主導GAZOO事業并創立G-BOOK?他于1998年4月繼任了NUMMI的副社長,在此之前,他曾去美國留學,擁有就職于金融機構的經驗。邁入不惑之年之際,他又再度赴美。當時NUMMI還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靠近矽谷一帶。當時互聯網泡沫還沒有崩潰,所以當地想必是一派充滿活力的氛圍。NUMMI地處海灣邊,面臨矽谷,離庫比蒂諾和山景城也不遠,蘋果總部與谷歌總部就分别位于這兩個城市。前文

    已讀 發布日期 2016-05-18 fmdjt

  • 汽車智能化價值鍊的設計才是商業模式之所在

    其實1997年時,蘋果甚至一度面臨着要破産的局面。史蒂夫·喬布斯就是在那個時候回到了蘋果。回歸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縮小商品範圍、停止軟件開發、削減工程師、整頓銷售代理店。他幾乎廢除了整個生産部門,把所有生産全部換成了EMS。蘋果對價值鍊中自己最具優勢的“設計”與“市場”兩方面集中了經營資源,從而使公司得以複活。圖2-8說明了蘋果可以在多少時間内把商品和服務現金化——即“現金循環周期(Cash C

    已讀 發布日期 2016-05-15 fmdjt

  • 豐田章男是否能将豐田成功轉型成ICT企業?

    豐田家族有個重要的家訓:“一代一事業”,豐田汽車的社長豐田章男曾說過,如果給他放假一年,他想“建立新生企業,想成功創業10餘家……也有興趣成立小規模的公司”。然而,如今的豐田最被期待的毫無疑問是這幾個方面:“在硬件(汽車)活用ICT,提高用戶·駕駛者的使用感,繼而提供更好的生活方式”。這需要大規模的投入。如果豐田企業内部沒有資源,隻能選擇積極緻力于外界。在新的競争領域裡,相互競争的企業有谷歌,也有

    已讀 發布日期 2016-03-20 fmdjt

  • 自動駕駛汽車豐田的優缺點

    那些ICT企業,有些開發自動駕駛汽車,是電動汽車制造商的經營者,同時還是可再生能源企業或航天企業的經營者,運用電子商務企圖發射無人駕駛飛機。如果他們想要正式進軍汽車産業,原先那些汽車制造商僅靠開發、制造、銷售汽車這些通常手段将無法再保住原先的競争優勢。市場競争領域變得錯綜複雜,就像上演一場“世界異種格鬥技大賽”。在這些競争領域重疊的部分中确立的競争規則将變成行業門檻,現有的汽車制造商也許會迷失于這

    已讀 發布日期 2016-02-22 fmdjt

  • 針對智能汽車,特斯拉的動向是關鍵

    谷歌并不親自參與汽車的生産,如此一來,普及無人駕駛汽車的夢想可能還需要花上很長一段時間。這是因為現有的汽車廠商仍舊會維持着垂直綜合型價值鍊,且如前所述,就連新進企業特斯拉也采用了同樣的價值鍊。而對現在的價值鍊,谷歌能夠介入的餘地很小。就連特斯拉,也認為目前導入安卓系統還“為時過早”——正如筆者在第一章中所陳述的。然而,對現有的汽車産業來說,最大的威脅應該是谷歌和特斯拉聯手吧。擁有開發OS的資金、在

    已讀 發布日期 2016-01-16 fmdjt

  • 汽車産業正處于競争規則變更的前夜

    究竟自動駕駛汽車能否改變汽車産業的競争規則?被稱為ICT企業大鳄的谷歌,不久之前人們都不會把它與汽車行業畫上等号,而今,它的投石問路之舉震驚世界。谷歌的目的究竟為何?它在汽車産業裡欲何作為?細數汽車産業的曆史不難發現,自動駕駛汽車并不是橫空出世的。如今展現在我們眼前的成果,經過了20年之久的技術積累與準備。自動駕駛技術的先鋒、美國國防部先進研究項目局(DefenseAdvanced Researc

    已讀 發布日期 2015-11-17 fmdjt

  • 汽車産業——長江後浪推前浪

    眼下的汽車産業中,汽車的生産設備是決定市場占有率的主要因素之一。現有的汽車産業商戶如果想從新進企業等革新家手裡奪回主動權,他們能做的隻有在守住生産量的同時徹底保住價值鍊。反過來說,一旦革新家破壞了價值鍊,就能确立新的競争規則。未來汽車制造業的興亡關鍵就在這裡。讓我們據此進一步對形勢作出分析(見圖2-11)。圖2—11 各個國家和地區的汽車庫存周轉天數(2013年度) 表2-1是各個國家各

    已讀 發布日期 2015-10-24 fmdjt

  • 汽車智能豐田其實并不“精益”

    不僅是豐田,曆來的汽車産業一直把從開發研究到供應器材、組裝、出售到售後服務的所有工作都收入自身的價值鍊中。所以,應當充分利用聯合企業,形成垂直綜合型的價值鍊,使價值鍊本身擁有附加價值。圖2-9顯示了汽車整車廠庫存周轉天數及其銷售利潤率。由此可以看出,庫存天數越多,銷售利潤率越高。這是因為價值鍊的天數越長,相互磨合的空間就越大,成品的附加價值也會越高。圖2-9 汽車整車廠(除金融事業外)的庫存周轉天

    已讀 發布日期 2015-09-22 fmdjt

  • 豐田作為日本制造業的行業标準,真的可取嗎?

    股東權益充盈的豐田也不是穩如磐石的,因為他們生産的汽車的附加價值太低。豐田的銷售利潤裡不包括金融業務。其中,東芝、松下、小松制造所的銷售利潤率大緻在20%~30%之間,而撇除了金融事業的豐田,即便在頂峰時期,其銷售利潤也不超過20%。圖2-7顯示了豐田的汽車部門的營業利潤率的變化。圖— 豐田汽車事業的銷售利潤率銷售利潤率在沒有超過20%的情況下,随着次級抵押貸款的泡沫破裂,加之發生召回事件,豐田的

    已讀 發布日期 2015-04-19 fmdjt

  • 日本電機制造商失敗的原因

    日本的電機制造商輸給蘋果和三星的理由具體有二。其一,“沒能理解競争規則,并順着這個競争規則進行合理的經營”;其二,“競争規則發生了變化”。何謂電機産業的“競争規則”?舉例來說,如果是制造内存和液晶屏的元件産業,設備投資的多寡決定了制造費用上的競争優勢。大多數日本的電機制造商制造的元件僅能用于本公司的産品,因此,它們很少會想到利用元件在價格競争中取得優勢,這正是日本電機制造商的“畫地為牢”。結果就是

    已讀 發布日期 2015-03-18 fmdjt

  • 縱觀汽車行業的企業規模

    如果谷歌開始經營自動駕駛汽車,這對全世界的整車廠來說必是一個巨大的威脅吧。谷歌不僅在ICT産業有強大的實力,在汽車産業内也頗具實力。請看圖2-1。每年,整車廠都會公開銷售額與去年、當年銷售台數,而在企業經營的根本——股東權益方面,2013年,豐田達到了約14兆日元,打敗大衆一舉獲得全球第一;其當期淨利潤(稅後屬于股東的利潤)同樣獲得全球第一。把谷歌放進這些整車廠中進行對比,如果按照股東權益的規模排

    已讀 發布日期 2015-01-07 fmdjt

  • 自動駕駛汽車—谷歌的野心

    除了廣告以外,谷歌迫切需要能夠帶動第二次發展的新事業。無論是哪個上市企業,股東都會要求“埋下成熟的種子”。但是谷歌并沒有把成長機會寄托于不久的将來就可以取得利潤的事業上,其理由有微觀亦有宏觀。從微觀上說,如果其他事業的利潤遠不及谷歌現有的廣告事業,資本利潤率也遠低于廣告事業的話,要對其進行投資或為此分配經營資源,是一件困難的事。如果股票市場覺得它“投資了一項回報率低的事業”,那麼它的股票就會被大量

    已讀 發布日期 2014-12-12 fmdjt

  • 汽車和眼鏡成為谷歌下一個朝陽産業

    當下谷歌看重的六個領域分别是:·搜索與展示廣告·安卓系統平台·登載于Google Play的内容資源·企業實驗室(面向企業用戶)·各種商務·硬件另外,谷歌仍在持續投資的行業主要可以分成三組:·被視為核心業務的廣告:搜索與展示廣告·衆多用戶想嘗試的事業:YouTube、安卓、Google Play與谷歌浏覽器Chrome·為促進普及與創新而投資的新事業:社交、商務、Googlefor Work以及雲

    已讀 發布日期 2014-11-15 fmdjt

  • 從谷歌的企業并購看未來預想圖

    谷歌的M&A始于手機系統安卓和視頻網站YouTube,并且看上去卓有成效。在充足資金的背景下,谷歌會如何通過M&A轉型?我們通常可以通過一個企業的M&A,來了解該企業内部高管的想法。谷歌想通過M&A創造出一個怎樣的世界呢?就讓我們跟着谷歌的M&A曆史,窺視一下它的未來。谷歌的M&A從2012年開始有所轉變。簡單來說,它避開了社交領域的競争,把目光轉向

    已讀 發布日期 2014-10-14 fmdjt

  • 如何确保硬件的安全性?

    今後将會愈演愈烈的競争,領域将從現今的“如何保護駕車者的安全”擴大到“如何确保行人的安全”。确保行人的安全這點,是汽車産業長久以來的夙願。從主動安全性(防止汽車或減少道路交通事故發生的性能)方面考慮,随着汽車安全性的提升,目前已經同時能給予行人安全保障。事實上在日本,交通事故的件數與死傷者的數量都在逐漸減少,請看圖1-6。這不僅因為防抱死制動系統(Antilock Brake System,簡稱A

    已讀 發布日期 2014-06-02 fmdjt

  • 汽車産業的“戰場”已經在發生變化

    谷歌會将汽車産業的競争領域帶向何處?事實上,我認為谷歌構想的汽車世界并不能一蹴而就。讓我們來看看這個“戰場”将會如何改變吧。長久以來,汽車産業的競争領域都發生在“燃油效率”與“環境規制應對”這兩塊。汽油汽車在發動機性能方面的競争仍在持續。豐田的普銳斯(prius)也是汽油和電動的混合汽車,它的關鍵就在于以技術支撐改善燃油效率和應對環境規制。另外,以小型汽車為首,正在逐步導入的停車熄火系統也是同樣的

    已讀 發布日期 2014-05-02 fmdjt

  • iPhone的破壞力連克裡斯坦森都預估錯了

    正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革新也絕非一日可成功,我們來看智能機市場的例子,同時來回顧革新所需的條件,除了組合個别要素,公共服務設施的配備也是必需的。蘋果的iPhone定義了我們對現代智能機的概念。而早在2000年,已經出現了智能機這個說法。1999年,NTT DO-COMO公司的iMode和RIM公司[制造并銷售了占據最早期智能機市場的系列手機“黑莓(BlackBerry)”]就已經能在手機上

    已讀 發布日期 2014-04-23 fmdjt

  • 智能汽車是一場世界異種格鬥技大賽,而日本隻有豐田

    在美國,不僅谷歌在推進自動駕駛汽車的确認測試,那些現有的汽車廠商也在各自行動。而自動駕駛系統會鹿死誰手,也不僅限于現下的這些企業。因為當自動駕駛汽車普及,社會制度會受到強烈的沖擊(見圖3)。圖3 參與“世界異種格鬥技大賽”的主要競争企業類型例如,總部設于美國矽谷的年輕企業特斯拉汽車公司(以下簡稱特斯拉)——它主要制造并銷售電動汽車,對自動駕駛也頗感興趣。說起來,特斯拉那座位于加利福尼亞的工廠,前身

    已讀 發布日期 2014-03-08 fmdjt

  • 對豐田創新的“幻想”

    在這一系列的産業結構變化中,豐田能夠脫穎而出嗎?在騰達汽配看來,豐田并非固若金湯。在日本人的心中,豐田就像制造業的行業标準,論創新的靈活度也是獨一無二。可是當我們翻開數據,就不難發現這種想法其實隻是日本人自己的一廂情願而已。且看銷售利潤率,它是衡量企業收益水平的指标。豐田隻有20%左右,這在日本的制造業内并不算高。汽車産業雖規模龐大,但産業大并不等于利潤高。因此,如果日本整個國家想要進行有效的資産

    已讀 發布日期 2014-01-07 fmdjt

上一頁12下一頁 轉至第